停云

一字并肩(尾声)——《倾余生》番外

买本买本!

总有刁民想害朕:

我偏不写“十一”,有本事来咬我呀啦啦啦~(被揍


请大家拉到最下看本子预售信息哦。


********************************


  许多年后金陵的百姓们仍然对那一天津津乐道。他们会跟儿孙或外来客们说,那天的天气是多么好,天空是多么蓝;说苏宅是怎样的张灯结彩,红绸喜幛从府中一路挂到大街上,十里长街皆披红挂彩,是见所未见的富贵排场;还有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年轻天子是多么英武,而与他并辔的凤王又是多么清俊。


  他们清楚的记得皇帝和凤王那天行进的路线,是先到天坛祭天,然后至太庙祭祖,接着入宫行礼拜见太后。礼成后又到迎凤楼接受万民朝贺。


  那天看热闹的人真多,大概全金陵的百姓都涌上了街头见证这场绝无仅有的婚事。迎凤楼下有宫中的太监执事大把大把的向人群中的孩子散铜钱和糖果,披甲执锐禁军们立成人墙,笑眯眯地阻挡着在他们身后拥挤的百姓们;迎风楼上十指紧扣并肩而立的两个人丰神如玉,看起来又是那么的般配。


  后来不知从人群中的哪里传出欢呼,仿佛一点涟漪自水波中央荡开,一圈圈扩散开去,最后整个金陵几乎都回荡着参差不齐而喜气洋洋的呼喊声——


  “皇上万岁!”


  “凤王殿下千岁千千岁!”


  这其中多少人是真心实意为他们祝福,有多少人不过受了气氛感染跟着起哄不得而知。


  也没人知道站在高楼上的凤王目光从喧闹的人群移向远处的万里河山,心中想着的却是昨日下朝后那个跳出来参了自己一本,引出这一串惊天动地变故的小御史的那声带着几分尴尬几分歉意的“恭喜”;是深宫中太后握着他手的那番轻言细语——


  “晋阳姐姐和你父帅对你疼爱的心,不比静姨对景琰的少半分。我能接受的,为何他们俩不能?他们……在天有灵,看到你受了那么多苦,不知早心疼成什么样子了。只要你今后平平安安的,和景琰两个好好过下去,其他又有什么关系?听静姨的,高高兴兴的成亲,别胡思乱想。你要实在担心——将来静姨定是要比你们先走一步的,到了地下我替你们分说就是。”


  他娴雅斯文的静姨说到这里掩口一笑,难得的戏谑道:“怎么说我也是太后,这几分薄面,他们总要给的吧?”


  那轻笑声像一缕阳光直直照在他心底的若隐若现的浮冰上,他跟着笑出来,说“静姨你一定长命百岁”,冰块悄无声息地溶解消散。


  或者真的像他身边这个人说的一样,不管当下有多少质疑争议甚至诟病的声音,总有一天世人会明白他们今日的抉择,史书会给他们一个公允的论断。


  不过他身边的人当时想的就简单多了——他终于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光明正大的牵他的手。不知那晚和战英出宫时偶遇的那对卖馄饨的小夫妻在不在下面的人群中?


  ********************************************


  又是一年春好处。


  今天的金陵城有大喜事,大清早就十分热闹。


  皇帝大婚,算下来这已是大梁王朝的第四位凤王——萧梁王朝传到如今超过十代帝王,每隔两三代便出一个凤王,这一点想必是当年圣武帝和他的臣子们都始料未及的。


  距离圣武帝与第一位凤王成婚已过去了许多年,当时躬逢其盛的人早都作古,那两位开亘古之先河的人的事迹也成了真伪难辨但动人心魄的传说。


  如今不但男子和男子成亲已是司空见惯之事,就连女子承祧继嗣、和女子成亲也早没什么稀奇。


  如今挤在路边围观的百姓中就有不少同性爱侣,神情姿态与男女夫妻并无二致,旁人也再不会像一两百年前那般侧目而视,每个人都只是伸长了脖子望着两匹骏马上的新人。


  这一代帝王生得洵洵儒雅,一路面带温和微笑。凤王看上去比他略年轻些,浓眉大眼,刀削斧凿般的下颌线条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但百姓们都知道这是位带兵打仗的将军,所以非常理解他的冷硬。


  人群的欢呼声一直将他们送入太庙。


  皇帝仰首看着一排排灵位,低声对身旁之人道:“那就是第一代凤王。”


  他身旁的人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那个写着他们自幼在传奇故事里听熟了的名字——苏哲。


  默默看了一会儿,新任凤王悄声问:“你说……他们是不是真像《金陵雪》里写的那样?”


  皇帝轻笑:“只问《金陵雪》?朕以为你更喜欢《问梅》呢,那晚不是都看哭了……”


  “……”凤王微黑的肤色也没掩饰住他脸红的事实,“说好了不再提的!”


  ——苏哲与武帝的故事这么多年来在民间被编成了无数的戏文、话本或传奇小说,版本各异良莠不齐,《金陵雪》和《问梅》正是其中翘楚。文采斐然情节跌宕,大梁上至皇族显贵,下至贩夫走卒,只要识字的几乎都曾读过。


  只不过二者虽是讲述同一个故事,侧重点却大不相同。《金陵雪》着重于两人如何在江湖上结识,苏哲如何匡助武帝夺嫡,两人如何搜集证据为冤案昭雪。内容主要是江湖厮杀的刀光剑影,朝堂权谋的明争暗斗,还十分详尽的描述了武帝登基前大梁与大渝的那场大战,以场面宏大热血著称。《问梅》则着重于两人如何互生情愫,在当年男子和男子还不能成亲而两人身份又天差地别的境况下怎么苦苦克制挣扎,却因为情根深种难以自己,两人终于不顾礼教大防私定终身……其中悲欢离合缠绵悱恻不必尽数,虽然最后终得圆满,可中间两人数次生离死别的情节,还是赚尽了大梁无数多情小儿女的眼泪。


  这两部佳作流传多年,一般来说男儿爱读前者,女子偏好后者。当今凤王兼着朝中怀化将军,乃是战阵上的煞神,大梁首屈一指的硬汉,躲在被窝里看《问梅》还看哭了这种事,确是不便宣诸于口。


  皇帝见他气急,行云流水的转了话头:“许多事正史不会记载,如今也难以考证。不过宫里的起居记载却不会有假——当年武帝祖爷爷与凤王成婚后,终身没再纳一个妃嫔。也没给他另起宫室,两人便一同住在养居殿中,平日同起同坐形影不离。就连到了最后……都是相继离世,算得上生死相随了。”


  凤王沉默片刻,想起民间种种传闻,忍不住又问:“会不会他们其实真的是诈死,逍遥江湖去了?”


  “这谁能知道?”皇帝啼笑皆非的看他一眼:“将军到底还瞒着朕看了多少他二人的小说话本?”


  凤王一滞,恰好身后不远处司礼太监见二人站在那里说个不休,轻轻咳嗽表示催促,于是连忙一拉皇帝的袖子:“先行祭礼。”


  两人并肩跪下叩拜行礼,青烟缭绕中不约而同地默默祝祷:


  “愿我二人能像他们一样,终身厮守,相爱不渝。”


**************************END************************


 写完啦!要给我寄键盘的盆友可以折现不?(←你滚


还有一个番外《倾余生》就彻底结束啦。当然大家有特别想看的番外也可以点,我有灵感就写,没灵感挖下一个坑去了。


今天这更其实只是一点点尾巴,略短小,为了补偿大家,附上《金陵雪》节选一段——


 ********************************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一片人迹罕至的乱石滩上,靖王与几个亲兵背靠背围成一圈。不远处十数个黑衣蒙面人缓缓逼近,手中利刃在被薄云遮盖的暗淡月色下闪烁着凶光。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为首的黑衣人狞笑道:“我们是什么人,靖王殿下到了阎罗殿便知。”


  靖王已经负了伤,左手持剑,右肩上一个血窟窿汩汩朝外冒血。他的亲兵们也都挂了彩,卫队长低声道:“殿下,我们拖住他们,您快走!”


  靖王微微摇头:“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你们走吧,不必枉送了性命。”


  “殿下!”亲兵大急,还欲分说,那黑衣人已经逼至近前,举刀恶狠狠道:“放心,一个都别想跑!杀了我们这么多弟兄……”


  他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举着刀缓缓后仰,惊愕的表情凝固在脸上。一枚小小的黑色箭矢钉在他眉心,鲜血顺着鼻梁流下,像是一道蜿蜒丑恶的伤疤。


  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其余黑衣人见首领倒地而死,纷纷惊惧地四下张望呼喝。


  “什么人?!”“出来!”


  残月挣破云层,撒下一片冷光。


  乱石滩边一高一矮站着两个人,一个白衣书生,一个蓝衫少年。


  “飞流,留一个活口。”书生低下头,声音温文,吐出的字句却如此骇人。


  然后靖王就看见那少年身形一闪,眨眼间已出现在黑衣人中间。惨叫声随之而起,他身影过处,一个个黑衣人倒下不再爬起,飞溅的鲜血在月色下仿佛浓黑的墨汁,而少年冰冷而俊俏的面庞恍如死神。


  白衣书生却好像完全不再关心那些黑衣人,缓缓踱步向靖王走来。他手中执着一支墨弦朱弓的小弩,意态闲雅面带微笑,仿佛执着名士题画的湘妃竹折扇,赴春园诗会般一步步踏过遍地鲜血残肢尸首的乱石滩,停在靖王面前,举手长揖。


  “草民梅长苏,见过靖王殿下。”


  


******************************************  


  《金陵雪》的作者不知道宗主真实身份,许多情节都是胡编乱造自己脑补的,非常OOC,请大家不要较真(鞠躬)




下面是本子的预售信息——


  




  如大家所见(点开图片可以看清楚字),这次除了《倾余生》的本子,我顺便把《兰若奇谭》也做了。正本《倾余生》,别册《兰若奇谭》。


因为这次请了专门的封设太太做封面,纸张也比上次好,所以成本比上次高,价格也贵一些。各位学生党务必酌情购买。


花草信笺还没有效果图,是封套里装了24张信笺,封套是镂空工艺,我觉得应该会很漂亮(如果不知道是啥可以到某宝上搜花草笺先看看)。


预售开始时间是9月30日晚8点,预计预售一个月,前20名付款的朋友送花草笺一套。


更多的信息等预售链接出来我会一起专门再发一次的。感谢大家么么哒。



评论

热度(725)